姚白博客主页 - 空六军战友网

 

作者: 姚白 
部队: 唐山机场 空24师  
部门: 四站连 
职别: 政委 
电邮: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率先投入抢险救灾并在之后的日子里始终守护并维系这个生命之岛正常运作的队伍中,就有来自晋江、石狮的100多名在唐山服役的年轻军人。连日来,记者走近他们,聆听并记录了他们鲜为人知的故事。
祝:战友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所有篇目(共1篇)
 

这是对 姚白 个人博客主页第 3307 次访问

 

标题:

纪念唐山大地震31周年 亲历唐山大地震 

发表时间:

2008-6-14 13:19:30 

更新时间: 

2012-10-11 6:17:45  更新者: 张振福

关键词:

纪念 唐山地震 31周年军史  

纪念唐山大地震32周年

     32年前的7月28日,唐山大地震,100多万人口的新兴工业城市瞬间被夷为平地,位于唐山市西北部、距离市区3.5公里的空军唐山机场也未能幸免,指挥系统全部瘫痪,通讯、导航、雷达等设施遭到严重破坏。通往唐山的铁路中断,桥梁被毁,公路受阻,惟一的通道就是空中运输,唐山机场成了集散地,这里是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奇迹般地为震后唐山开辟了一条空中生命线—————震后14天内,共组织指挥来自全国22个机场3000多架次飞机的起降,最紧张时每26秒起落一个架次,1个月内运出伤员2万多人,运进物资2510多吨,并把许多重伤员迅速转运到外地治疗,创造了我国航行调度史上的奇迹。在灾区方圆百里都是“天塌地陷”之时,唐山机场成为“不会沉没的生命之岛”。

  而率先投入抢险救灾并在之后的日子里始终守护并维系这个生命之岛正常运作的队伍中,就有来自晋江、石狮的100多名在唐山服役的年轻军人。连日来,记者走近他们,聆听并记录了他们鲜为人知的故事。

  姚白:地震当天上街维持治安

  “虽然部队首长和地方行政首长受权给我在特殊情况下有开枪的权力,但一看到那些在恐慌中抢夺救灾物品的人,我们不忍心开枪。”26日上午,面对记者的采访,姚白心情沉重地说,“好长一段时间,那恐怖的一幕一直难以从心中抹去。”

  55岁的他现任晋江机场党委副书记,他说的恐怖一幕,就是发生在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1973年1月,他与晋江的100多名年轻人参军后,分在空军唐山机场做地勤工作,唐山大地震时,他是空军唐山场站四站连冷氧站站长(相当于排长),负责机场冷气站和氧气站的工作。

  提起大地震爆发的那一刻,他仍心有余悸。7月27日晚,按规定战斗机要夜航,他们已做好地面保障等工作,但当晚天气十分闷热,人感觉很不舒服,站里取消了飞行任务,他们也回到营房休息。两间苏式平房睡了全站18个人。由于天热,10点多他们才小睡,还睡不安稳。蒙目龙中,他突然感到地在强烈上下跳动,他竟然被摔下床。他感觉不对,拼命往门外跑。倒在门口的脸盆架将他绊倒,他顺势倒在门外,并随门外的水泥斜坡往下滚,背、手、膝盖等多处被磨破。与此同时他大喊起来,叫什么不懂,反正十分恐慌。到外面后,他见地面左右晃动起来,房子也倒下,自己睡的床铺被一根水泥横梁砸塌。战友们接着纷纷跑出来,但都无法站稳。他大喊“趴下!”近一分钟的震动结束后,他清点了一下人数,还有一个没出来。叫了几声后,一个战士从倒塌的房里爬了出来。原来他睡在墙边,好在那堵墙往外倒才没事。

  不久,他看到许多群众和伤员来到机场,有车送的,有抬来的,他们马上帮忙抬伤员,现场乱成一团。不一会儿,场站首长派人把他叫去。他跑到机场大礼堂,见站长与几个人在一起,经介绍得知,其中有一人是当时唐山的革委会副主任。这位地方行政主管说,由于地震唐山社会治安混乱,有人在抢东西,要求他带15名战士上街巡逻,维护秩序,必要时可以开枪。

  他带着从四站连、警卫连、气象台抽调的15名全副武装的战士进市区巡逻。此时他才发现灾情比想象中严重得多,整个唐山市几乎被夷为平地,废墟下到处能见死伤者。有一个伤者挂在倒塌的房子上喊救命,但他们转了好几圈也上不去。

  他们巡逻到市区主干道西山口时,见一辆破旧的公共汽车边有几个人围着当时的革委会负责人,他立即将这位领导请上公交车,派两名战士在门口站岗,该车就成了当天上午的临时指挥部。

  他们巡逻时,也有看见少数人在抢一些如油毛毡等生活用品。一个人还持菜刀抢东西,他们赶去但没追到;还看见一人抢了一大袋“马蹄表”,他们将此人抓起来交给民兵。

  此后,由于北京军区救灾指挥部、国家地震局救灾指挥部、辽宁救灾指导部等多个指挥部设在他们那里,机场也成唐山与外界转运的唯一空中通道,为保证救灾工作的全面展开,遵照上级命令,他们的工作重点转移到机场内部的保障上。(纪荣泰记者许长财)

  陈建煌:唯一心愿是多救一个是一个

  “我这条命是拣回来的,而与我同住一屋的一个内蒙古战友却长眠在那里。”一说起往事,陈建煌眼角湿润。现任石狮经济局市场中心主任的陈建煌是1973年当的兵,安排在唐山机场卫生队当卫生员。1976年上半年,由于表现突出,他被部队送到机场附近的唐山工人医院进修心电图等。7月26日,他在医院值班,27日回到机场卫生队。

  “就这样,我拣回这条命。”陈建煌说,“因在这次地震中,工人医院所有房屋被夷为平地,自己住的楼房也难逃厄运。”

  他说,那晚他也迟睡。被恐怖的地声惊醒后,又被强烈的晃动摔下床,他从窗户跳了出来,脚因此被划破。2、3个小时后,机场陆续来了大批惊慌失措的群众和伤员,有一个满脸是血的人可能由于过度惊吓,竟然把一大桶红药水当水往身上倒!作为卫生员,我们义不容辞地开始紧张救助伤员。卫生队平时只供应机场病人用药,药品储存不多,不少外科用药很快就用完了,但伤员不断增多,许多人连清创药都用不上。不少伤员因肾挤压导致不能排尿,他与一个新卫生员就用一根输尿管给多人输尿,连消毒都没有办法。

  第二天,他看到自己进修的工人医院一个内科医生被送进来,一只脚骨头都露了出来。还有一个伤员更可怜,被掀起的头皮里,由于得不到及时医治,里面都长出了虫子。由于没水没电,前几天救助工作异常艰苦,连游泳池里满是小虫的水都被大家舀来喝,但大家都凭一种信念在坚持不懈地救助伤员。

  7月30日,伤员开始外往外疏散医治,已经三天没休息的陈建煌被安排送一批伤员到沈阳医治,三叉机机舱里所有的座椅被拆除,里面铺满了塑料布,伤员一个个睡在上面。到沈阳机场时,当地显然做了充分准备,机场里有许多医生,每个伤员都被抬到一部救护车后迅速拉走。不过也有一个伤员在飞机上就去世了。在机场随便吃一点饭后,他又与机组人员回到唐山。

  此时,各地医疗队陆续到达,他又被安排带领一个医疗队到市区分片区救助伤员。许多战士只能用手扒土,满手都是血,还是继续坚持。

  据他介绍,到第五六天他们去时,整个唐山都充满尸体的腐臭味。口罩用了两层并倒上了酒,臭味还是档不住,但大家都有一个信念:“我要抢救,哪怕自己拼上命也要尽可能地多抢救伤员。那种精神,那种信念,直到现在仍影响着自己。”说到这,陈建煌既称赞,又感怀。(记者许长财)

  林清直:地震当天救出10个人

  “我们在倒塌的民房内救出第一个受伤群众并将其送到机场卫生队医治。”石狮石油公司东区特油经销部林清直对记者说。

  唐山地震时,他是唐山机场警卫连的一个班长,带着6名战士负责机场北大门的站岗工作。他说,27日晚上11点钟是他站岗,到28日凌晨1点换岗回屋里休息。迷迷糊糊之中,他听见班里一战士大喊:“地震!”他迅速跳起,大声说:“还不快跑!”立即与战友们或从窗户或从门口跑出。一出门,一堵墙顷刻倒下,压倒三四个床铺。一点名,发现站岗的那名战士不见了。他们大喊起来,不一会儿,这名战士从旁边的玉米地里跑出,说:“我以为是原子弹爆炸!”被他狠狠地剋了一通。

  一二十分钟后,一个女青年跑来向他们求救,说他们养鸡场倒了,有人压在里面。他们知道,该青年是上山下乡的知青,在机场隔壁的大观庄村的养鸡场养鸡。林清直迅速带了两个战士来到100多米远鸡场。天很黑,什么都看不见。他们只能循着救命声,用手和木棒救助,很快将一个浑身无力的男青年挖出,并立即用板车将其拉到机场卫生队。这是机场医治的第一个在此次地震中受伤的群众。

  不久,他接到连长的命令,要他去平时挂钩的张各村大队去查看一下,他又带着两个战士赶去。这个村庄的房子都倒了,来到村子里,听到救命声音从一房子下传来。那里的房顶是用玉米杆、高梁杆等与白灰、黑煤渣等制成的,较轻但牢固,因此救起来很吃力。但他们硬是用木棒等将屋顶撞破,使受困的一个老大娘能自己爬出;之后,他们三人又救出名叫大兰、小兰的两姐妹及一个叫王暴的青年。这个青年是林清直到该村进行民兵训练认识的,因此该青年被救后一个劲地拉住他的手不放。

  直到隔天上午九点多钟,他们共挖出10个人,其中5个人没救活。之后,他们也被抽去市区维持秩序,巡逻设卡,直到晚上才回到营地。之后,继续肩负起机场的警卫工作。(记者许长财)

  王天庭:在救灾中受伤

  27日上午,当记者来到晋江内坑镇前洪村向一个村妇打听王天庭家的住处时,那农妇把手指向记者身后的一幢漂亮的三层楼房。

  这会是他的家吗?在人们的印象中,高位截瘫的特等残疾人的家即使再怎么受到政府关照,也难以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当记者将信将疑地走进房子时,一个坐在三轮椅上的壮年男子出现在记者面前。经询问,他就是我们要采访的王天庭。

  他热情地请坐,并要给记者泡茶。只见他用一根一头有一点弯曲的木棒将桌子上的一些杯子拨开,将放在里面的茶盘钩到他的手够得着的地方,之后打开开水瓶,往茶杯里倒水,后又将茶水倒到茶盘里的小杯中,一切那么自然、那么熟练。当记者惊叹于他的自理能力时,他笑着说:“明天就是受伤的30年了,这点事还能不会?”

  1951年出生的王天庭也是1973年元月去当兵的,安排在空军唐山场站油料股。由于曾带领民工负责机场铁丝网的施工、自动加油管道的施工等并较好地完成任务,两次受到机场和师部嘉奖。27日晚,他正带着3个新兵在值夜班。当晚飞机要夜航,他们给飞机加好油、吃了夜点后,于28日凌晨1点多在值班室睡觉,不久被强烈的地震震醒。他连忙叫醒同睡一屋的另外两个新兵,之后半走半爬地去拆卸加油用的自动控制仪。这种仪器是他们机场经试用后于当年正式投入使用的。然而就在此时房子突然倒下来,将他们三个人埋在废墟中。

  王天助清醒时天已亮,他正躺在机场拉飞机的汽车上,准备把他送到位于唐山市一家设备较好的部队医院。不料到那家医院时,该医院的房子已几乎全部倒塌,他又被拉回机场,放在跑道边的树阴下,之后二三天都与越来越多的伤员一起呆在那里。之后,他被军用直升机送到北京304医院。经检查,他的腰椎多节压缩性骨折,马尾神经损伤。8月6日实施减压手术,但仍造成腹部以下高位截瘫。1977年2月被转到北京空军医院,直到1980年元月离开医院退伍回乡。

  本来他是因公造成特等(2005年发新证后改为一等)伤残,按当时有关规定可以住进设在地方的荣誉医院,但当时支撑他活下去的一大动力就是要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而她母亲也强烈要求他回家,于是他按照有关规定退伍,也得到所在部队、当地政府无微不至的关照。民政部门还按规定让他认养了一子一女。各级各部门除了及时兑现有关优惠外,还时常去探望他。2002年,时任民政部长的多吉才让也到他家慰问。2002年,晋江市政府从安居工程中拨出5万元资金,其子女拿出积蓄,兄长、战友、乡邻等纷纷捐款捐物,帮助他盖起这幢三层洋楼。“虽然我因公受伤,尽了一个军人应尽的责任。但如果没有政府和这么多好心人的帮助,我过不上这么好的日子。因此我时常教育子女们,要好好工作,踏踏实实办事,替我报答社会。”王天庭激动地说。(记者许长财/ 文王柏峰/图)

  这些数字人们不该忘却

  1976年7月28日,时钟倒转回32年前,历史凝固在凌晨3点42分56秒,那一个黑色的可怕瞬间……在唐山市的地壳下12公里深处,长期集聚在这里的巨大能量骤然爆发,相当于800吨黄色炸药在城市底下猛烈爆炸,一时间地球颤动地层轰鸣,一场人类史上堪为最惨烈的地震灾难降临到中国人民的头上;转眼间唐山市区变成一片废墟,242419人丧生 包括天津等受灾区 ,36万多人受重伤,70万多人受轻伤,15886户家庭解体,7821个妻子失去丈夫,8047个丈夫失去了妻子,3817人成为截瘫患者,25061人肢体残废,遗留下孤寡老人3675位,孤儿4204人。

  唐山大地震,强度7.8级,震中烈度11度,陆地有感范围约217万平方公里。

  唐山大地震中人员的伤亡主要由于房屋的损毁,唐山市城乡民用建筑68万余间约1千多万平方米,被地震损毁65万余间,达95%%。

  唐山大地震对国民经济造成了重大破坏,280多公里柏油路被严重破坏,71座大、中型桥梁、160座小型桥梁、1千余个道路涵洞塌陷垮裂,至天津、北京、东北和沿海的主要公路干线路基塌陷或出现裂缝;公路交通基本断绝;东西铁路干线被切断,京沈铁路瘫痪。

  唐山大地震使工矿企业遭受严重毁坏,开滦煤矿因断电瘫痪,北方瓷都唐山40多万平方米的建筑只有1万平方米没倒……唐山市的直接经济损失约30亿元,唐山地区的损失达54亿元。

  在黑色闪电刚过,当余震还在不断,全国人民就向唐山伸出了援助之手,10多万人民子弟兵急如星火,救灾队伍从四面八方赶赴唐山,一场大规模的抗震救灾斗争,展示出了中国人民团结一心能够抗拒任何灾难的勇气……32年一挥间,黑色的一九七六,已经成为永远的过去!32年后的今天我们特出此刊以纪念这次史无前例的大地震和在地震中遇难的同胞,歌颂战无不胜的人民子弟兵。

                                            摘自石狮日报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08-6-14 13:19:30| 阅读 3045
评论 (6)
 
   

共 1  篇,第1/1页

 
浏览时间:2019-8-25 21:13:28
Copyright © 2006 - 2019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