苑晓明博客主页 - 空六军战友网

 

作者: 苑晓明 
部队: 唐山机场   
部门: 北空装备技术部退伍 
职别: 司机 
电邮: yxm720901@163.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档案
致辞: 向所有空六军的老前辈、战友们致敬! 
所有篇目(共13篇)
 

这是对 苑晓明 个人博客主页第 5534 次访问

 

标题:

39506部队74分队 

发表时间:

2014-12-1 19:56:56 

更新时间: 

2014-12-4 14:44:54  更新者: 张志鹏

关键词:

74分队  

各位战友大家好!

    我前几天听朋友说在我的家乡---张家口市庞家堡区沙子地,在七十年代有一支空军部队,好像是一个营级单位,存放飞机零件的,全称是39506部队74分队,在八十年代初搬走了---我当兵时在39506部队18分队(北空工程部),真没想到原来在我的家乡也有北空的部队,而且是一个番号,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在这里我向各位前辈战友咨询,这个18分队当初是属于什么部队?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4-12-1 19:56:56| 阅读 2929
评论 (1)
 

标题:

无尽的思念 

发表时间:

2012-9-1 18:09:58 

更新时间: 

2012-9-6 14:54:26  更新者: 陈维萍

关键词:

战友   

    站在当年汽车训练队的训练场上,渤海湾吹来的海风轻轻地吹过我的脸庞,为盛夏的天津带来一丝丝凉意。20年前的情景又浮现在我的眼前。——10辆军绿色的老解放教练车在黄土地面的训练场上扬起遮天蔽日的灰尘,身穿上绿下蓝空军军服的我们坐在汽车的后车厢里,通过后车窗认真地看着驾驶室里正在驾驶的学员做的每一个驾驶动作、、、、、、!

“小伙子你在这儿当过兵吧?”——我扭头看到一位老大爷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是啊,20年前的现在我正在这里学开车,您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当过兵呢?”老大爷笑着说:“看着你拿着相机照个不停,东瞅瞅西看看恋恋不舍的样子,我就知道你一定在这儿当过兵 !”“大爷,您经常看到这儿有老兵来吗?“是啊,去年我还看到一位年纪和我差不多60年代在这儿当过兵的老兵来过呢,你们当过兵的人对军营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啊 !”“大爷,我来这儿不仅仅是来看看部队,我更是来追忆一位逝去的战友、、、、、、!”

 和东东相识是我上六年级的时候,东东家从矿区的另一个住区搬到了我家这个住区,他比我小一岁,所以就习惯地叫了我哥。由于孩子们欺生的原因,常常有些调皮的孩子欺负刚刚搬来的他。一天东东来到我家告诉我一个很厉害的孩子王威胁他,让他在3天之内用胶泥捏1000个小弹丸用来拿弹弓打鸟,否则就要打他。——我对东东说:“你就说小明是我哥,是他不让我捏的 。”——于是一场“战争”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对方依仗人多在放学的路上把我围起来对我拳脚相加,我利用和爱好武术的爸爸学来的“功夫”很快就把这个领头的孩子王打败,从此成为了一个新的孩子王,但我的后脑勺上却永久地留下了一个缝了3针的伤疤!

 这年的元旦要来到了,一天晚饭后东东来到我家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贺年卡送给我说:“明哥,我对不起你,为了我让你挨了砖头,一看到你脑后的伤疤我就难受!”我笑着对他说:“只要咱们哥们不再受别人的欺负我就是挨了砖头也认!”东东的眼泪流了出来、、、、、、!从此我们成了一对无话不说的铁哥们!

 初中毕业后我招工来到宣化工作。不在一个城市了我们见面的时候就少了,当时还没有手机和固定电话等通迅工具,我们只是在过年时或我休探亲假时才会在一起高兴地玩上几天。1991年底,响应号召的我脱下工装穿起军装带工资参了军。1212日在奔赴军营的当天,已经穿上军装的我和东东在宣化火车站不期而遇,看到身上穿着的空军军装我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为我们都当了兵又到了一个部队而高兴!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9-1 18:09:58| 阅读 1283
评论 (10)
 

标题:

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旧址 

发表时间:

2012-6-15 12:54:20 

更新时间: 

2012-6-15 12:54:20 

关键词:

聂荣臻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6-15 12:54:20| 阅读 3279
评论 (0)
 

标题:

童年趣事---昨天、今天、明天 

发表时间:

2012-2-28 16:24:57 

更新时间: 

2012-2-29 18:40:41  更新者: 徐同联

关键词:

淘气  

     几年前在看春晚《昨天、今天、明天》时,广大电视观众都被赵本山和宋丹丹两位资深小品演员的精彩表演逗得捧腹大笑,而我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儿子说:“老爸,你至于不?看个小品还笑成这样”?我说:“儿子,我不仅是在笑这个小品,我还在笑我小时候的昨天、今天、明天!
     上小学时,我是班里有名的淘气王,不仅本校的学生们来找我玩,就连其它学校的学生们也来找我玩,当时如果说苑晓明也许有人不认识,可一说南窑地小学的阮小二(水浒传中的英雄人物)我的外号,大多数的人都知道。我带着小朋友去悬崖边摘木瓜,上房顶掏鸟窝,在路上挖坑后用小木棍搭好再在上边铺上纸最后上面用黄土伪装好,不知摔倒了多少人,为此经常有人去我家告我的状,我也没少挨爸爸的打。
      四年级时的一个中午,我带着几位同学去学校附近的庄稼地里偷挖了好多土豆,然后又找来小木棍等柴火把土豆烧熟,我们中还有人回家偷偷从家拿来了咸菜,我们就着咸菜吃着烧熟的土豆别提多香了,不知不觉中上课的时间快到了,同学们有的着急回校上课,我出主意说:“下午第一节课是自然课,常老师不厉害,咱们迟到一会,到时我们就说去帮无保户周爷爷干活去了”。同学们都说这个主意好,随后我们就接着吃了起来。
      等我们吃够了玩够了来到班门口喊“报告”时,“进来”---班里竟然传出了班主任陈老师的声音!原来常老师因有事和陈老师临时换了节课。我们忐忑不安地进了班后,陈老师问:“你们为什么一起迟到了”?我怕同学们说漏嘴赶紧接过话头说:“老师,我们去给无保户周爷爷抬水去了,然后又帮他打扫了卫生”!老师半信半疑地打量着我们,突然他看到我衣服口袋鼓鼓囊囊的,就对我说:“把你兜里的东西掏出来”!---我不情愿地把两个没吃完的土豆掏了出来。看到土豆老师什么都明白了,他气愤的说:“怪不得你们的脸都成了黑脸包公,原来都是吃土豆吃的,苑晓明又是你带头迟到带头撒谎吧?你说你都啥时候领着他们几个去烧土豆了?看到老师愤怒的脸我真担心他会给我一巴掌,于是我赶紧小声说”今天和明天”,话音还没落同学们笑成了一片,原来我一紧张把昨天和今天给说成了今天和明天!老师气坏了,因为我是有了名的调皮鬼,他一定认为我是故意和他说的今天和明天。---他用手掐住我的小脖子边往教室外推我边说:“既然你说今天和明天那你今天和明天就不用上学继续好好烧你的山药蛋(土豆)去吧!就这样我被停了两天课,后来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又把我“收拾”了一顿!
  这就是童年的我,顽皮的天性,有组织能力的小孩,但那时我的成绩还很好,以至于到现在许多老师见到我时也会感慨地说:“苑晓明呀苑晓明---你是聪明够聪明就是没有用到点子上,假如那会你好好学习说不定也考上好大学了!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2-28 16:24:57| 阅读 1160
评论 (4)
 

标题:

猪圈旁过的生日 

发表时间:

2012-2-22 15:10:28 

更新时间: 

2012-3-3 15:54:12  更新者: 苑晓明

关键词:

战友文学  

    92年2月起,我们在天津军粮城汽车训练队学习驾驶,到8月底我们的驾驶学习已经进行到上公路驾驶的课目。那时也是我们全体学员受苦最多;日子最难熬的日子!每天上午我们在天津郊区的公路上练习驾驶,下午就要到塘沽的新港码头上打麻包。所谓打麻包就是我国的粮食运到外国的船上后把粮食倒入货仓,然后把麻袋扔下码头由我们学员50条一包的整理打包好。

   8月底的港口热的真让人难以忍受,我们大多都只穿一条军用短裤,但又要承受被太阳晒的褪皮的痛苦。一天,一艘巴拿马籍的货轮装船,我们在码头上干活。船上的外国船员不停地指指点点说着些什么。张家口兵小毛对我说:“小明,他们是不是笑话我们中国军人呢”?我说:“管他呢!咱们这空军当了快一年了,可连个飞机翅膀也没见过,却每天跑到外国人眼皮底下来显眼”!小毛又说:“他们说的是英语还是巴拿马语啊”?我说:“没听说过有巴拿马语啊,哥们给你问问吧”。

   于是我扬起头对甲板上的外国船员Hello、Hello的叫了起来。听到我的叫声,外国船员也对着我们Hello了起来,有的还说How are you?我高兴地对小毛说:“原来巴拿马的洋鬼子也说英语,还是哥们能吧”?我正在得意时,甲板上突然扔下一样东西,拣起一看,我的个天啊!原来是本黄色杂志------这时负责管理我们的副队长走过来一把把杂志抢走看了眼后扔进大海里,然后给我和小毛屁股上每人狠狠踹了一脚,大骂道:“两个新兵蛋子不好好干活,竟敢和外国人要黄书看,回去写检查,明天再罚看猪圈一天”!我和小毛吓坏了,赶紧弯下腰打起了麻包。

   第二天战友们都去学开车去了,我和小毛两个小可怜坐在猪圈的墙上眼睛紧紧盯着猪圈里的一头大母猪和八只小猪仔。早上副队长吓唬我俩说:“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猪仔,老母猪一翻身就有可能被压死,你俩必须看好,要是死一只你俩一人一个处分”!

   白天的日子在收音机的陪伴下很快过去了,晚上来临了,我和小毛开始了被蚊虫叮咬的生活!天津军粮城一带有句顺口溜------两个苍蝇一盘菜,三只蚊子一麻袋。这就是对天津蚊子、苍蝇又大又厉害的夸张比喻!我俩被咬得没办法只好跑到军人服务社买了蚊香在我俩四周点着,才呛走了大多数的蚊子,但仍然时不时受到蚊子和蠓子的骚扰!  天完全黑了,小毛内疚地说:“小明,都怪我多嘴让你问船员说哪国话,害得我们和大母猪住一天”!-----我说:“这不怪你,要怪就怪我上学时没好好学英语,要是昨天我会用英语和外国船员要两盒外国香烟给那个大烟鬼(副队长)抽,说不定他还会给咱哥俩放一天假去水上公园玩一天呢”!小毛被我逗得哈哈大笑!

……  
[查看全文] | 发表于 2012-2-22 15:10:28| 阅读 1983
评论 (11)
 
   

共 13  篇,第1/3页 下页  末页

 
浏览时间:2019-8-25 22:00:58
Copyright © 2006 - 2019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