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手机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忘记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龚伟力 
部队: 炮2师   
部门: 6团5连、6团政治处 
职别: 书记 
电邮: gongweiliblog@sina.com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个人相册
致辞: 战友情,别样深。人生的军旅生涯,在一生中占有很大的分量。这分量,不当兵是掂量不出来的。空六军网,给战友们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在这里和战友相聚,非常高兴! 
所有篇目(共245篇)

标题:

美国见闻——连载(3)  

发表时间:

2012-2-2 8:50:21

更新时间: 

2012-2-6 17:23:11  更新者: 苗全芝

关键词:

龚伟力 美国见闻 战友文学  

  [这是对本篇第 1543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上接前篇《美国见闻——(2)飞往美国》)

    我们在底特律机场必须等候三个小时,等候下一班飞往孟菲斯的航班。

    底特律座落在美国密西根州的东南方,是密西根州的最大城市,也是全美第十大城市。底特律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都市之一,可以说是美国的汽车城。美国通用汽车、福特汽车的总部都设在此。我们出了底特律机场海关,就等于进入了美国,可以在自由美国的大地上自由漫步。但是由于语言不通,人生地不熟,也不敢迈出机场半步,只是在机场候机厅静静等待。而由于我们的手机忘了带充电器,手机早已没电,因而想必女儿知道我们安全抵达了底特律,也和我们电话联系不上。好在底特律机场非常大,有许多机场免税店可以去逛一逛,而各个登机口之间也拉的距离非常远,以至还有有轨列车在其间穿梭往来运送旅客。不过底特律机场大是大,明显的感觉是不如东京机场干净,服务也不如日本人主动、热情和周到。

    三个小时之后,我们总算登上了飞往孟菲斯的飞机。可是等旅客上了飞机,把随身携带的行李放好,飞机却迟迟不起飞。我倒是看见那位在美国见到的唯一的女机长,在飞机发动机前转来转去地看。最后飞机总还是在牵引车的牵引下开始滑动了,不想,移动的距离还不到100米就又停下来了。在前后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后,最终,飞机被推回原地,旅客被通知改乘另一架飞机。机场方面也没有说明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想,大概是那位细心而又负责的女机长,发现了什么不安全的隐患,又坚持不懈地与指挥部门交涉,终于使决策者在飞机起飞前采纳了女机长的建议,而最后放弃了带隐患(飞)上天。不得而知的是,航班的这些旅客是应当感谢上天(上帝),还是怨恨上天(上帝),因为只有上天(上帝)才知道,这次旅客换机是福还是祸。而我在内心还是十分感谢那位执着的女机长,也非常感谢机场的指挥官,无论如何,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没有使飞机带隐患上天。即便这个隐患仅仅是个怀疑,也应该将怀疑彻底消除,才能确保万无一失。飞行安全来不得半点含糊。我过去在空军部队服役,深切了解飞行安全的重要性。机械师检修飞机,身上一粒扣子不见了,把飞机拆成零件也要找回来。否则飞机永远不能上天。不然的话,让那样的飞机上天,就等于让飞行员“上天”。所以,飞行员起飞前都要对飞机作再三检查,就和那位女机长一样。不过,飞机是否安全,不能仅靠机长起飞前用肉眼来观察。这里也折射出美国航空公司的安全隐患。不过,这些也许仅仅是我的猜测,也许和我过去的军人职业有关,也许是我杞人忧天。看着其他美国旅客毫无怨言,非常安静和平静地换机,并没有象我一样去想那么多,在飞机上照样看书、听音乐,好象一切都没有发生。真的,也许我真的过滤了。思想,会给人带来空间;思想,也会给人带来负担。人说:人生识字忧患始;又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恐怕各有各的道理。不去想它了,上天下地,由它去吧!

    飞机真的起飞了,向南方飞去,向女儿飞去。再飞两个小时,就要见到女儿了!望着机窗外落日的余晖,思绪随着飘逝的白云,绵延伸展,不断发散。女儿小时候的情景,象电影一样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我是在部队结的婚,妻子是我高中同班同学,婚后一年,我们有了这个女儿。女儿出生是超出预产期,整整超过半个月,到时间了还赖在她妈肚子里不肯出来。等到女儿呱呱落地,她的父亲还远在北疆驻防。而当护士推着一车十几个婴儿来到产房,守侯在一边的奶奶,一眼就认出这个胖胖的光头娃娃,就是她的孙女。因为这个孙女太象自己的儿子了。两个月后,我回家探亲,才见到女儿。想不到女儿给我的见面礼,是拉了我一军装的屎,弄得我这个还没实习过的爸爸,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人名,不过是个符号,我不去搞什么八卦测字,也不去找什么生僻字眼。大文学家鲁迅的儿子,不就叫海樱吗?并不怎么文绉绉。我的名字里有个力字,妻子的名叫英,力和英的拼音是玲,为了纪念这爱的结晶,就这样给女儿取了名。女儿长大后来到美国,美国老师也说这名字英文拼写念读都还顺手顺口,所以女儿在美国没有象其他中国人一样再另起一个英文名。

    都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不知此话有无道理。女儿从小就很聪明。一岁就很会说话了,两岁就会用“不过”、“但是”这样的转折词,而三岁竟可以和80岁的邻居老头聊天。一般孩子都是“人来疯”,可是当家里来了客人,女儿总是安静地坐在你怀里瞪着一双大眼睛听大人说那些她听不懂的话。我们没有搞过什么胎教,对女儿儿时的教育也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甚至可以说有些贫乏。每晚睡觉前女儿都要我们讲故事,那时也没有《365》那样的书,有365个故事天天可以讲。我以前又不爱看童话,什么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从来不懂,因此一个“大灰狼、小白兔”的故事天天陪伴着小女儿进入梦乡,成了女儿百听不厌的催眠曲。我认定女儿的智商不会低,不顾家里所有亲戚朋友的反对,5岁那年,女儿上完幼儿园小班,就直接让她去上小学。班主任老师开始还不肯收,可是看到聪明伶俐的女儿自己对老师说:我会数数,数到一百,还会加法、减法......,老师才答应试一试。

    中国的社会,民主本来就很少,自秦始皇以来一直实行中央集权制;中国的家庭,民主就不能再少。在中国多数家庭,我们看到的都是家长专制,家长和孩子并不平等,说不服就压服,动不动就打孩子,把孩子的聪明活泼打掉了,把幼小心灵的创造性也扼杀了。我小时候功课最好,可挨打最多,原因是我性格倔强,父亲常常用胳膊粗的柴棒打我,我甚至被打得抽筋都不肯认错求饶,还常常狂喊:“警察呀,打死人啦!”父亲常常打得手软,而母亲总在一旁哭泣:“孩子,你为什么这么犟呢?”的确,家庭暴力在中国不到致残致死的程度,不算犯法,而在美国法律是要干预的。孩子被打时的那种恐惧,做大人的是体会不到的。孩提时我就发誓,将来我有了孩子,决不打孩子。所以女儿从小到大,我从没打过她一下,总是和她讲道理。尽管我不打女儿,可女儿最听我的话。我们家实行的是民主制,家庭大事,诸如买什么家具、家电之类,由三人投票、举手表决。从小学开始,女儿就参与家政,有了表决权。而当两个大人意见不一致时,女儿这一票就非常关键,往往成了游说拉票的对象。而我们家庭的民主气氛是越来越浓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是国的缩影。家庭都民主了,国家才更民主。虽然家庭民主难以左右国家的民主,但是家庭民主却可以影响国家的民主。只有家家都民主,整个国家的民主才更有社会基础。正象道德规范要从自我做起一样,民主建设也要从自家做起。窥一斑知全豹。国是不是民主,可以从家是不是民主来考察。美国号称是自由民主的国家,而美国家庭,多数家长和孩子是平等的朋友关系,事无巨细总是用商量的口吻和孩子来说话,那种气氛是猫和猫的关系,而不是猫和老鼠的关系。

                            (待续: (4)见到女儿(中))

  

评论(共 4 篇):

  评论者: 苗全芝

发表时间:2012-2-6 17:23:11

 

祝您及家人元宵节快乐!   

   

  评论者: 龚伟力

发表时间:2012-2-6 17:14:55

 

谢谢进乐、世忠的关注,祝元宵节快乐!   

   

  评论者: 梁世忠

发表时间:2012-2-3 6:04:01

 

夹叙夹议,很有味道,期待续集。   

   

  评论者: 王进乐

发表时间:2012-2-2 19:04:35

 

啊呀,还没见到女儿哪?那有功夫讲什么“民主”噢!   

   
   

共 4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19-7-21 12:09:10
Copyright © 2006 - 2019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荣誉承办:辽宁东志机电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营业执照         组织机构代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