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战友名录 纪念馆 空六军史 战友活动 事业商务 战友博客 战友视频 战友相册 战友留言 保健养生 关于本站
雷达33团 空24师 空17师 炮2师         战友注册 网站规则 版权声明 操作提示
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 首页苹果嵌入版
请登录空六军战友网
全新的登录页面,方便在手机微信上登录
         
输入登录名:    
输入密码:  
    现在注册 
现在注册        
登录后可以发博文、评论、留言。试试看

 

作者: 马建平 
部队: 军直   
部门: 灵丘场站通信营 
职别: 报务员 
   
显示通信录      个人资料
致辞: 战友聚会可以畅饮,但绝非酒肉朋友;战友彼此可以帮衬,但绝非利益交换。战友相互可以调侃,但绝非恶意攻击;战友网上可以闲聊,但绝非无病呻吟。战友情,永远的正能量! 
所有篇目(共329篇)

标题:

老兵故事59 纽约的日子1 初为人师  

发表时间:

2015-9-11 22:47:03

更新时间: 

2015-12-21 11:56:02  更新者: 马建平

关键词:

老兵 回忆 传记 文学  

  [这是对本篇第 1150 次阅读]

阅读评论
         单篇显示

 


老兵故事59 纽约的日子1《初为人师》 
    1989年是我担任外销员的第四个年头,也是我从事美国市场毛衫业务第二年。这一年科里的人员变化比较大。我的美女师傅被公司提升为毛织品科的副科长,我也成了美国市场的主力业务员,每年经手的毛织品业务金额也做到了千万美元的总量,成了公司外销员中的重量级业务员。
    这期间自从南大外语系的大学生王雪离开后,科里又分配来了一名大学生,她叫刘静。刘静的样子,人如其名。特别文静。明亮的眸子和特别有形的眉毛,皮肤粉中透着白净,齐肩的短发,衣着比较随意,也没有刻意修饰打扮,上下都透着毫无做作的自然美。乍看上去,刘静和我们新任美女科长颇有几分神似。
刘静来科里以后,也是从制单员开始。每天大量的单证,几乎忙得她抬不起头来。但刘静和王雪不一样的是,她工作比较踏实,平时也经常为业务员们忙些“下手活”,例如复印、寄送样品等杂事。其实在当时那个年代,作为当时公司为数不多的大学生,将近一年的时间一直干着近乎打字员的工作,确实让她心里承受了不少心理压力。当时我经常加班,刘静有时也留下给我帮忙。工作结束后,我们一起聊聊天。聆听着刘静的烦恼和苦闷,我感觉自己像个天主教会的牧师或神父,一方面做个忠实的听众,聆听她的倾诉,让她焦躁的心境在诉说苦闷的过程中得到宣泄和舒缓。另一方面,也通过自己的现身说法,告诉她确立目标,积极争取,不懈努力的重要性。凭我的感觉,知道她是个做业务的好苗子,私底下也在为她积极争取着机会。
    也许是缘分吧,最终刘静和我成了师徒关系,一起做起了美国业务。终于苦尽甘来的她,工作十分出色,渐渐地成了我们美国业务的主力之一,参加出国小组,去广州参加交易会,生意做得有声有色。
    业务量的日益放大,使我们都成了船公司的公关对象,那时候每个月都要走二三十个集装箱货柜,远洋公司,海运公司,国外船东等经常派员过来天津和我们见面,每次来几乎不谈业务,就是单纯请我们到天津的最好的酒楼吃饭喝酒。有时候还会带些洋酒洋烟之类的礼物分给大家。那些船公司的公关人员,不知道哪来的情报,总是在我们每个月为数不多,没人宴请的日子突然出现在天津。开开心心地请我们吃饭。点菜的时候总跟我们说: “点好吃的吧,要不,钱花得不够,回公司我也不好交待”。每次宴会后,握手道别时,我们彼此好像都有点尴尬,因为再见的时候,一定是下个月的某天他们又请我们吃喝的日子。
    那时外销员,特别是业务量大的业务员,几乎掌握着一些规模较大的外贸加工厂的命门。为了争取到更多的订单,各厂的厂长都使出浑身的解数,极力维护着和外销员的私人友谊和关系。平日里家中有事,他们出人派车,节假日风尘仆仆,赶到市内,请客送礼。开始做外销员的时候,那些副食、土特产品自己家里还吃的过来,后来根本就成了负担,工厂晚上把鲜活的鱼虾送到家里,我们还要连夜出动将这些东西送到亲朋好友家中。记得工厂有时给外销员送礼品的时候,一般都将装满土特产品的车停在公司不远的僻静之地,外销员们一个接一个地溜出去,又静悄悄地每人捎回一大包东西,下班时带走。工厂送礼的比较现实,一般只给手中握有订单的外销员。科里那些制单的姐姐们则一般没份,有的姐姐,心态好,眼不见心不烦,但也有人目睹这些,经常愤愤不平,自己较劲儿。记得有个叫张姐的制单员,本来就有慢性甲状腺病,一到过年过节,就因为生气,犯“大脖子病”。有时候,为了平复她的情绪,我们也主动将自己收到的礼品,交给张姐带回家中。
    其实,外销员可能对于外贸的加工企业来说属于“爷爷”辈份的,但到了上级主管部门也是“孙子”。那时候到美国和欧洲出口的纺织品和服装,都有所谓的“配额”制度。每笔业务出运时,必须随附外贸管理部门签发的出口配额许可证。否则,货物根本不能出口,即便是运到了美国和欧洲的口岸,也因为没有配额,无法清关申报。然而,那些配额,都是预先由外经局分配给各个公司的,这些分配的额度又都来自外经贸部进出口管理司的配额管理处。身在北京部里的那些大权在握的关键人物,则是我们我外销员的“爷爷、奶奶”。我们有时候为了多争取配额,也经常穿梭往来于京津两地,给他们请客送礼。如果他们能应邀出来跟我们吃顿饭,那对我们这些业务员来说,几乎是天大的面子。几年以后,听说一位我们熟知的配额管理人员东窗事发,家里居然被检察院搜出几十万美元。但我们那时候,所有科里的业务员都坚守着底线,工厂人来了,饭可以吃,东西可以收,但钱一分都不能接,这是红线也是原则。
    1989年是我做外销员以来的巅峰之年,业务逐年扩大,客户数量增加,工厂落单平稳,合同执行顺畅。虽然每天忙得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但心情特别愉悦,那种终于找到了自我价值的快感,似乎将疲劳驱赶得无影无踪。责任感和使命感让自己感觉到了肩头的压力,这种压力也变成了兢兢业业认真工作的动力。当时年轻,体力好,由于工作量大,几乎每天要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周末加班几乎是家常便饭。
    这一年,家里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爱的女儿2岁多了,我们告别了结婚时只有一间卧室的小屋,换了二居室朝南的房子,由于经常可以出国,每次出国都有购买进口电器的免税指标,家里添置了几乎所有当时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进口家电。原来结婚时老旧的家具,也被一水广州买来的时尚家私取代。由于经济条件的改善,让家里的生活过的有滋有味,老婆也感觉自己的眼光不错,虽然当初出嫁的时候,老公几乎是一个一穷二白的臭小子,但如今,结婚仅仅三年,家里就过上了让很多女人羡慕的生活。
    这一年,国家发生了重大的政治事件,六四以后,暗潮汹涌的政治风波似乎开始对社会和每个人的命运都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也就是在这个动荡的时期,我接受了公司的委派,到美国纽约担任万泰针织品进出口公司的业务经理。这个任命也在我的预料之中,以当时我的业务水平和业务能力,如果有这种国外机构外派的机会,我应该是公司领导首肯的人选。
    接到任命后,休息了几天,做了些必要的准备,和家人道了别,登上了北京飞往纽约的飞机,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当飞机离开跑道,冲入云霄中的瞬间,自己的思想的翅膀也起飞了。

  

评论(共 3 篇):

  评论者: 周亚新

发表时间:2015-9-15 9:52:47

马哥真厉害👍,期待更新   

 

  评论者: 马建平

发表时间:2015-9-13 10:21:19

感谢平虎战友的关注,最近事情多,更新速度放慢了   

 

  评论者: 赵平虎

发表时间:2015-9-13 8:19:46

首席欣赏   

 
   

共 3  篇,第1/1页

Bottom
浏览时间:2022-8-12 4:10:00
Copyright © 2006 - 2022    空六军战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 06060571 号